杨千里

罗马史好jr好看喔

见到了真正的北京胡同,对这类建筑形式有了更深切的感悟。
同时也认识了真正的北京老爷们认识到了真正的北平。
巷子里边的槐花开得好盛大,风一吹,所有的人都会柔和起来。
院里很深,却从来没有迷路过。
所有人挨得那么近,展开双臂就能摸到彼此的门。

暴走骑行到失去理智。

拍的时候只觉得它漂亮。
但瞬间会想到更多。

我一定要记录下自习室外面的那一群树。
还有重庆黏糊糊的热。我之前一直无法形容出的感觉,前段时间看青铜时代读到了。但是又比不上它的令人绝望的无聊与陈旧。
水果在夏天是怎样腐烂的?大概是这样的感觉。就是薛某与红线的故事那一段最接近了。
同时要记录风。那是太阳底下的大风。风吹之后依旧是酷热的风,树影摇动,有点荆轲的味道。
最后不能遗漏的是雨。
不如明天就写这个,它们真的值得被反复书写。

这个坐姿真的太可爱了!

差不多是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妈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拍的。
在颐和园,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去年最后听了先生和一位老师的评价觉得受益颇多,但是仍然不能认同老师对于生死的观念,另外我觉得他在这种场合表达这样的观点是很不恰当的。
现在看我当时的话觉得很冒失。因为“难”这个标准说明不了更证明不了我想要争辩的问题。
尽管现在有更新的坚定的见解,我还是认为,那只是我为了和老师不一样所冒出来的想法。
但我很多时候都是这样……
之前看书的时候有人批评隐士/隐士背后的群体,说旧的被驳倒但新的没有建立起来,魏晋的惨重的教训没有换来长进,故宋儒重新收拾旧山河而已。
自己表达的弊病不能清晰呈现作者的思路,但我此时认为,隐士集团不是该被批评的对象。但他们和现在的我一样,都是软弱而平庸,安于现状的代表。

2017.7.21在中央党校周边的一个小胡同里面。
我被这种颜色迷住了。

北京老爷们很有意思。

2016.2.11峨眉徒步
当时冰刀断了,最后的有一段路程是溜过去的。(没摔也是厉害)
居然穿了网棉的鞋子,到了雷洞坪脚没有知觉。
猴子观赏区是没有猴子的。
好像带个“象”字的那个地方,猴子的凶残程度让我难以忘怀。(我伸进兜里面摸手机,它在隔我大约五米的距离飞了过来吊在我口袋上,mp3我没有敢回去捡,是个小哥哥帮我拿过来的。)
猴视眈眈。
除了好累好累我从悬崖跳下去算了,走完了之后还是很开心。
登上金顶的录音恐怕已经被删掉了。图一的那个地方我很喜欢,似乎是两个小峰之间空出的地方,望过去意境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表示。
彼时还戴着黄色眼镜。